叶凌天陈潇然小说

第九章 论地主豪强的软弱性

2022-01-29 作者:青史尽成灰

朱重八心中有些犹豫,他觉得直接挑衅郭子兴不智,捋虎须可是有后果的。但是又觉得心中不平,能出口气也好。

注意到朱重八迟疑,张希孟心里咯噔一声,坏了,他擅作主张了。

想当好一个秘书,就要明白界限在哪里,随随便便替老板做主,就算是有道理的,那你是老板,还是我是老板?放在皇帝身上,事情更糟糕那叫窃据主上威福,胡惟庸可就是这么死的。

虽然现在老朱还没有真正自己创业,但是防微杜渐还是应该的。

“恩公,小子也是觉得趁热打铁,机会难得。故此才斗胆去安排了,至于恩公担心的事情,小子以为或许不会发生。”

朱重八一怔,随即道:“你知道咱担心什么?”他探身盯着张希孟,很是好奇。张希孟没有畏惧,而是迎着目光,认真道:“恩公担心大帅恼怒,小子以为大可不必。”

朱重八是知道张希孟敏锐的,他也没必要跟这小子说谎。

“说说看,为什么不用。”

“嗯!”张希孟点头道:“恩公,知人论事,大帅今年五十岁,又是濠州本地的豪强地主,颇有家财,以往的日子还算不错。”

朱重八点头一笑,“小先生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你还有什么高见吗?”

张希孟笑了,说穿了,郭子兴不就是濠州的地主吗!这种人想什么,还难猜吗?当然了,张希孟不能直接下定论,他还是要把锅甩给死去的老爹……对不起了!

“恩公,家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总结了历代开国君主,秦始皇承袭祖宗基业不论……楚汉相争,说穿了就是三个强盗和六国贵胄后裔在争,最后是出身低微的汉高祖刘邦得了天下……汉光武帝刘秀虽然是宗室后裔,但到了他这一辈,已经和平民无异。再往下算,隋唐的开国之主,都是门阀出身。宋太祖赵匡胤,也勉强算是武夫吧,元廷则是外族。”张希孟笑呵呵道:“恩公可是品出什么滋味了?”

朱重八想了想,才缓缓道:“小先生是想说豪强地主,难以成事?”

张希孟点头,给老朱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恩公,就拿这一次的红巾起义来说,刘福通出身低微,最先举起义旗,其余芝麻李、布王三、孟海马等人,都算是穷苦人。唯独郭大帅,他比别人都晚了几个月举事,占据濠州之后,又裹足不前,举棋不定,这里面的学问可是不小啊!”

朱重八思忖片刻,似有所悟,连忙追问,“小先生快讲!”

张希孟道:“这道理也简单,大帅日子过得下去,他从来没想过鱼死网破。前面见红巾军势头凶猛,有了机会。他就趁虚而入,拿下了濠州。可接下来红巾遇到了难题,大帅也知道一方之主不是那么好当的,他就想守着濠州,不思进取了。”

地主豪强和资产阶级还是有些相同之处的,都是衣食无忧的体面人,他们往上爬,获得更多权力的野心是有的,可是让他们改天换日,打碎一个旧天地,再造新乾坤。对不起,他们可没有这个胆子。这个情况或许可以称之为有产阶级的软弱性。

所以在历次改朝换代之中,地主豪强都是很重要的力量,但是几乎没有哪一朝的开国集团是这帮人……不过好像有个例外,那就是西晋的司马家……不提也罢!

朱重八认真思索,他比张希孟更了解郭子兴,顺着思路想下去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郭子兴固然有礼贤下士的时候,废话,不然怎么会把养女嫁给朱重八。

但是在很多时候,郭子兴是不爱搭理下面将士的,总有一种疏离感。以至于孙德崖等人能侵夺郭子兴的权力,靠着士兵的支持,挑战这位大帅的权威。

“小先生,你觉得郭大帅不能成事?让咱单干?”朱重八直接摇头了,“咱不能答应,郭大帅对咱有恩,这个关头,官兵压境,咱要是跑了,那岂不是成了逃兵?无论如何,也不行!”

张希孟并不意外,他笑道:“恩公说得对,现在的确不是离开郭大帅的时候,相反,需要拿出全部的本事,帮郭大帅守住濠州。只有报答了郭大帅的恩情,恩公才能图谋下一步!”

他说的斩钉截铁,反而让朱重八迟疑了,不是劝自己走……那又是怎么回事?

关闭